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154期

来年和古人一起生活

2017-11-24 04:52

  日历是出版界一年一度的风景,各种主题,五色斑斓。今年,冒出一本《古人的日子》,刚出生就显得很特殊:

  第一,它按农历编排。始于戊戌年正月初一(2018年2月16日),终于腊月三十(2019年2月4日),突出传统节日和节气,毫不含糊地邀请读者体验古人的岁时之感。对公历的使用需求,则由最后所附的2018年、2019年年历来满足。

  第二,它的作者和设计者比较强大。廉萍选诗,扬之水配图,蔡立国设计。他们决定了这本日历的内容和品质。

  廉萍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,擅长古典文学,对编日历也很有经验。中华书局《红楼梦日历》的“诗词版”和“植物版”,新星社的《每日读诗日历》,都是她选编的。古诗她读得既多且熟,她说字词典故早已不是障碍,最苦恼的是“名物”——对古人笔下的物事,并不真正理解。让她又惊又喜的是,某日,素不相识的扬之水忽然发来一条短信,约她聊天。

  扬之水一直追读廉萍的“红楼”专栏,还用过一年的《红楼梦日历》,见喜。两人就此相识,决定合作《古人的日子》。把名物研究带入古典文学,以诗释物,以物解诗,是扬之水的夙愿。长期研究的,参观各地博物馆拍摄的大量文物图片,带着她特有的细密和严谨,进入了“古人的日子”。

  比如,正月初七是古代的“人日”,廉萍选了晚唐温庭筠那首著名的《蛮》,“藕丝秋色浅,人胜参差剪。”后半句什么意思?可以翻到正月初八,看看扬之水选配的唐代人胜的图片和释文。再以端午为例,五月初四,廉萍选了南宋刘克庄的一首诗:“儿女需京缬,经时买未归。似嫌无艾虎,不肯换生衣。”什么是“艾虎”?五月初五,扬之水选了一对金首饰,图案是“张天师骑艾虎”,一看就明白了。

  如果不是节日也不逢节气呢?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”,古人的平常日子,自有相随。诗随四季流转,每一首都有概要的注释和解说;图配诗中之物,每一幅都标注文物名称和馆藏地。诗与物的朝代尽可能相同或接近,处处可见两位作者的细密心思。消逝的风景,留在诗歌、器物和古画中,不变的是岁月静好的。廉萍说,最初她想过把“战争”主题编入日历,被扬之水否定了,“那不是过日子,是过不成日子。”

  蔡立国是三联书店的美编室主任。零碎的文稿和海量的图片交到他手里,最终要靠他的设计统合起来,为“时间”造一所房子。他说,这本日历采用农历编排,站在今天回望古人的日常生活,选题和视角都很新颖,而他的任务是,利用丰富的图像语言,来表现这个主题。

  蔡立国为《古人的日子》确立的整体设计构思是“时间的延续性”。日历采用精装、裸脊(书脊加裱特种纸),封二、封三贯穿着一幅充满生活气息的古画,封面、封底都洋溢着年节气氛,处处体现着时间流动和延续之感。更别致的是,在日历的开篇,放了一张大图,是件西晋文物,一只欢快地摇着尾巴的青瓷小狗;在日历的结尾,是同地出土的另一件文物,一只在圈中酣睡的小猪。“这两张图是扬之水老师特意提供的,是戊戌年已到(肖狗),己亥年(肖猪)在望的意思,非常有趣。这也是时间延续性的一个体现。”

  日历的封面选用了清人的《岁朝欢庆图》,“色调以红为主,传达出喜庆的过年气氛。”比较罕见的是,“古人的日子”采用了篆字,蔡立国表示:“书名字体费了一点脑筋,选了几种都不满意。最后用了篆字,按说是有点犯忌,不过巧的是,这几个字都不难认,而且显得有古意。”

  内页设计,蔡立国说要追求一种整体感,避免零碎。翻开日历,左页是诗与文物,右页是日期,左页设色,右页留白,形成对比。左页衬底的色彩以淡雅的灰和蓝为主,控制在一个大的色调之内;右页空白处,则有蔡立国从《十竹斋画谱》中选出的若干小巧图案,点缀出活泼的气息。

  扬之水的心愿是,这本日历能做满十二年,“以一纪十二年来讲述古人的日子,不知这是否为奢望。”蔡立国说,“做设计的时候,希望这第一本能定下基本的调子。”如果真的能和古人一起度过这般悠长的岁月,那我们的日子,也一定会有所改变吧。文/远道供图/小艾